paotu

paotu

 然则经水早断,似乎肾水之衰涸,吾以为心、肝、脾之气郁者何?观其外,疮口未敛,似乎有余;审其内,气血未生,实为不足。

嗟乎!白芍原不可频用也。此方视之平淡无奇,而实有异功者,补以泻之也。

 我不传方,不特失异人传铎之善心,而且使小儿可救之病,以不得吾方而失援,则小儿之死,不犹之铎杀之乎,铎则何敢?世人不知治法,往往一味是补,所以多留后患耳。

盖毒成于热,而热起于火,火之有余,终是水之不足,不大料以滋水,惟小剂以灭火,安得取胜乎。大凡疮痈之症,最忌色欲,次忌恼怒。

人生此疽,多因冤家债主相寻。然郁久则气血必耗,况流脓流血,则气血更亏,徒消其痰,不解其郁,但开其郁,而不化痰,皆虚其虚也,不能奏功。

 予视之,曰此非胎惊,乃胎痫也。无如病久形羸,消耗药多,真元败坏,恐难挽矣。

Leave a Reply